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二卷 第三章

终于听到了谢幕的电铃声,海未暗暗松了口气。即使二人坐在高处的包厢,凭借着敏锐的感官,便一直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炽热的目光,注意力还不时被身边的少女吸引,隔着桌子,海未都能感受到她过于常人的体温,炎热的暑气更是惹得自己心烦意乱,再优美的唱腔此刻也是靡靡之音。于是在过去的三个小时,一直如坐针毡。
走出闷热的帝国剧院,扑面而来的夜风立刻拂去二人身上的暑气。上车后,被泪水与汗水浸湿的绘里此时冷若冰霜地端坐在一边,和刚才看戏时的热情判若两人。
“日本国的夏天还真是炎热呢。”绘里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海未原本正为这长久的缄默感到尴尬,但苦于不善言辞,只能漫无目的地看着车窗外流动的灯火,被这突如其来的搭话一惊,倒是有些惊喜随即接道:“俄国一年四季都很凉爽吧?”
结果绘里皱了皱眉头:“是的。”随后便紧闭朱唇,紧缩的眉头好像又在思索着什么。
这样一来,海未倒是彻底无奈了,心里还有点埋怨:好不容易打破尴尬,她又突然闭口不言。于是赌气似的将头别向车窗。
令人意外的是,过了不久,绘里又艰难地开口道:“刚才在剧院里我有些失态了,还希望你当作没有看见。”这时,海未才幡然醒悟,原来绘里是因为之前的举动而感到害羞,看向微微低头的绘里,海未头一次对这位少女绽放出真诚的微笑,而绘里明眸流动,面色微红,倒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想必只有真诚谈吐才能换来诚挚的微笑。
“抛去家国之约,我们还颇有几分相似,也许还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海未越想越快活,精致的小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虽然绘里随后又陷入沉默,但是两人之间已然充斥着轻松的空气。
车窗外流动的灯火映射在两人姣好的面容上,流转的明眸便显得越发明艳动人,也许仍是各怀心事,倒有了几分心意相通。
————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两人来到观赏烟火的山坡,虽然人并不算多,但是两人身着繁复的和服,行动起来还是略显臃肿。海未到底还是自幼练习礼法,先行一步在视野开阔的高地等着绘里,眼看着她双手提着三重下摆,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自己走来,坚固的内心又产生了一丝动摇,这种莫名的怜爱之心,大概只有在喂自家养的白兔时才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还好在暗处,海未脸上的红晕并没有引起绘里的注意。
终于,绘里只有几步之遥,海未立刻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气浪,走进才发现,绘里身上的内衬早已被汗水浸湿,勾勒出那与年龄不符的傲人身材。

“啊……”突然,绘里或许是踩到了顶着夜露的草叶,竟然重心不稳向前扑来。

“小心!”海未连忙伸手支撑住绘里的双臂。即使事发突然,海未还是瞥见了绘里俯身的瞬间,从浸湿的衣领透出的白皙与丰满。

“谢,谢谢……”绘里抬起头从嘴唇间吐出了弱不可闻的几个音节,还是被海未全数听见。
就在绘里抬头的瞬间,背后突然绽放开一束金色的花火,顷刻间,天地都被这耀眼的金色占满,人群发出阵阵惊呼,为这惊世的美丽喝彩。
而在海未的眼中,世界只剩下闪耀的绘里,鼻尖的汗水摇摇欲坠,折射出迷人的光束,棱角分明的脸颊被耀眼的金边勾勒得愈发迷人。她感受着指尖传来的热流,被眼前的美景震慑得呆若木鸡,甚至于铜金色的双眸被那湛蓝的深眸摄去了心魄也未必可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