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二卷 第二章

天色在不知不觉中黯淡下来,恐怕银灰化为墨色比起青蓝更为隐秘。华灯初上,一条条街道宛若璀璨的光带铺展至天际,熙攘的人群洋溢着快活的气氛,夏虫编织的安眠曲被叫卖声惊扰,食物的香气随着白烟扶摇而上,笼罩着喧闹的古都,晕散出生机与活力的美好。

帝国剧场前,即将步入剧院的人们却不约而同地驻足翘首,观望着缓缓驶来的轿车。海蓝色的家徽反射出尊贵的光芒,引得路人窃窃私语:

“这是园田家的车吧?不知道来的又是怎样的大人物呢!”

待车停稳,人群更是蜂拥而上,渴望一睹园田家人物的尊容。管家此刻化身聚光灯下的大魔术师,即将缓缓揭开奇迹的大幕。

……

于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前排人群死一般的沉寂,连呼吸声都感到有些刺耳,而后排感到气氛的异样,也不敢催促,只得随着人潮让开一条通道,这才发现了静默的根源:

车上走下的两位少女比肩而行,海色头发的海未身着一袭外淡内浓的双重海色和服,色调极其调和,轻便而不失优雅,冷漠的脸蛋不施粉黛,冰冷中渗透出丝丝英气,仿佛要在这夏夜的空气中结出冰晶。身边金发的绘里当然也吸引了许多目光,傲人的身材即使包裹在华贵繁复的天蓝色三层和服里,依旧呼之欲出,形体更是显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高雅端庄,虽然庄严的白色面颊上,端正的鼻梁轻盈秀丽,却难以掩饰深邃的天蓝色眼眸里的神采奕奕,不啻是刹那间闪现在长天的一弯彩虹。这海天之蓝交相辉映,沉郁活泼相互浸染,交织出厚重的美。

直到两位少女的背影消失在门内,人群才缓缓发出一阵阵惊呼,似乎有生以来头一次从中感受到女性美那种令人炫目的优雅。

……

海未和绘里当然不暇顾及旁人的目光,直到落座还是各怀心事,海未背负着家国嘱托,带领着这位异国少女参观夏日祭典,而绘里则没有这般心事重重,兴致勃勃地欣赏着华丽的歌舞伎,欣赏《平假名盛衰记》里忠杰武将的爱情故事。

海未只看到现在的一幕剧表现了镰仓时代武将的奔驰冲撞,余光望见身边那双已经为泪珠湿润的眼睛,才从不安中解脱出难以名状的异样情愫。

海未显然不愿打搅绘里的兴致,还是不禁小心翼翼地询问道:“绘里很喜欢日本的历史剧吗?”绘里挣扎着摆脱悲伤,微笑着用标准的日本语回答:“我曾经略读过贵国历史,着实令人着迷……”

绘里那偏薄的嘴唇,也隐藏着优美的弹性,嫣然一笑闪露出来的皓齿,流动着彩灯的余波,柔润的口腔飘动着圣洁的气息,然而她却随时抬起柔细的手来把它掩住。绘里的侧脸,看上去长着象牙雕刻般的完美隆鼻,两颗蓝宝石悠缓而左右流送秋波,忽明忽暗地闪动着,所有的表情都蕴含在优雅的流动之中。但是,她那眸子的闪光的强烈,确是无法隐藏的。

“自从我第一眼见到园田君,就在期待着你的和服,今天有幸一见,果真如人偶一般优雅啊!”绘里的话锋一转,自己的耳朵倒是泛起了红晕。那双秀发下面微露形迹的耳垂,那给人以清爽感觉的嫩肉,很像一滴水珠。不过,到底是由于羞怯而泛起的红晕呢,抑或是本来就涂了红胭脂,海未一时难以分辨。

也许只是沉浸在绘里说话的神态里,海未好似没有听见突然的告白,微收下颌以示赞同,一时形成了缄默的时光。

恰好《平假名盛衰记》开演的铃声响了,心猿意马的两人又怀着别样的情愫望向彩灯之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