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二卷 第一章

大正年间

无论是经历风雨的洗礼,抑或是炮火的摧残,风雨飘摇下的日本国依旧是那般,滋润在初夏的丰腴中,享受着胜利带来的喜悦。

园田海未刚踏入家门,便为庭院中心那古樱下的金黄停下了脚步。这位少女的发丝在这昏暗的庭院内闪烁着金色的光芒,雨雾氤氲下的樱花朦胧出一片粉色的光晕,宛若海雾中的磷光。

久而久之,海未依稀觉得这个雨幕中的世界仿佛只剩下这片樱色和中心那耀眼的金发。

这时金发少女走上前,海未才回过神来。令她奇怪的是走近时并未闻到以往外邦人身上浓重的香水味,取而代之的是日本传统的熏香,这不禁让海未对这位外邦人多了些许好感,沉下心来细细打量这位少女:与从小被大人夸作日本人偶般的自己不同,金发少女的五官俨然不是日本工匠精工细作打磨出的瓷器,而更像是机器雕琢出的宝石那般深邃迷人,令人炫目又过目难忘。同时区别于日本少女的还有那丰满高挑的身材,即使身着宽松的和服也让海未叹为观止。

“你好,我叫绚濑绘里,来自…俄国。今天起借住在贵府,请多指教。”名叫绘里的少女开口道,那稍稍的停顿不言而喻,屈辱的国耻让那白皙的脸上微微一个皱眉,不禁让人联想起远方大陆那西伯利亚的天寒地冻。

日本语说得意外的流利,想必自我介绍也是练习很久了吧。海未随即回道:“贵安,园田海未。”作为武士,海未牢记家训,不卑不亢,也未对这位外邦少女表现出过分的亲近,一如日本海上那轮孤独清冷的寒月。

……

仿佛即将冻结的雨雾被一个女声击碎:“阿海回来了啊,怎么和绘里站在院子里讲话呢。”来者正是海未的母亲,看到古樱下的两人不禁莞尔,“你们俩的服装还真是别扭。”

海未这才发觉自己披着长发却身着西洋式的校服,倒是绘里盘着金色的发髻,身上裹着一条天蓝色和服,雪白的手撑着一柄樱色的油纸伞与零落的花瓣交相呼应。这互换身份似的穿着反而造就了一种错乱的美感。绘里率先别过脸去,经常练习弓道的海未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这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向母亲走去。

“母上大人,绘里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海未凑到母亲身边悄声问道。

“小绘里父母要处理一些事务,来日本有一段时间了,说是想让她学习日本文化,便被安排来我们家。”母亲微笑着说,“小绘里真的是很喜欢日本文化,来的时候就穿着和服,还一直兴致盎然地参观,在院子里看樱花的神情真的好可爱,都不忍心打搅她。”

海未来不及细想,下意识觉得母亲的声音似乎有些太大了,不动声色地回过头,正巧与那青空般的蓝色视线相遇,绘里连忙低下头,可她的身高依然让海未一览无遗脸上的红晕,也许那是伞的光影,又或是花瓣的渲染。

……

那古樱恍如吸收了这世界的所有色彩,将落花遍地的庭院点缀地宛若华丽的能乐剧舞台,樱色光圈笼罩的二人在雨点的伴奏下,又将演绎出怎样的一番情话……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