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一卷 第十章
一辆马车踏破如血的残阳,颠簸着奔向平安京的最高点。

那日宅中与小鸟幽会,不巧正被父上与前来探病的左山氏撞见,园田家颜面扫地。

昏暗的车内默默无语的两人促膝对坐。海未就近面对着这张闭了眼睛的脸,只有京红的嘴唇发着暗光,那张脸仿佛给指头轻弹一下的花朵,摇晃着的轮廓漂浮不定。她被那轻微的力量引诱着,就势把自己的唇覆盖在小鸟的唇上面。

一霎那,车子的摇晃,仿佛要把她们合在一起的唇分开。于是,她的唇便把接触着的唇当作扇袖,摆稳姿势来抗拒一切摇晃。海未只觉得自己接触的唇的扇轴周围,缓慢地张开了一面非常硕大而芳香四溢的无形的扇子。

当海未的不安拂拭殆尽,确实感到了幸福的时候,接吻就更加果断和热烈了。小鸟的唇也跟着越发地柔润起来。海未直觉得身心似乎都要融化在温甜如蜜的口腔中去,而泛起了一线热烈。她把手从袖口中抽出,去拥抱小鸟的肩头,去轻托小鸟的下颌。这时,小鸟那细腻柔弱的下颌骨的感觉立刻传到手指上来,又诱使她确认了肉体的另外部位、明确地存在于自己肉体之外的肉体形象,这又比唇的融合更加浓烈了。

而小鸟在流泪。

接吻结束以后,犹如从睡梦中被搅醒,尽管还困倦,但又无法抗拒那透过薄薄的眼睑照射着的玛瑙般的阳光,心灵深处洋溢着抑郁和依恋的情绪。只有在互相亲吻的时候,安睡的美味才会达到顶峰。

两人将口唇离开之后,宛若一直在歌唱的鸟儿突然缄默下来,留下一片不吉祥的沉静。两人不能再互相对望,一动不动得坐着。这种缄默却被摇晃着的车子拯救了。这感觉是忙着去赶办别的事情。



“海未亲,真的就这么走了吗?”



回答只有无尽的沉默。

行至爱宕山顶,已是日暮时分,京城内华灯初上,却一派阑珊意味,唯有园田宅邸灯火通明,为次日的乔迁忙碌着。

二人无语地望着滚滚沉入地平线的落日,恰如两人刚刚升腾的爱恋走向了终结。千言万语,到头来竟无语凝咽。

终于,园田哽咽着说道:“小鸟,待父上平定了源氏的乱党,我一定即刻回来。”

两人心知此行其实是为了园田家的清誉,小鸟又忍不住啜泣起来。

海未听到哭声怎能不心碎,却又不愿在小鸟面前流下眼泪,于是搂住伊人,轻轻拭去她脸庞的泪水,强颜欢笑:“小鸟,眼前这棵樱树苗是我亲手栽就,待到樱花烂漫的时候,我定会来迎娶你……”

小鸟终于忍受不住苦涩的悲伤,放声痛哭起来,平日甜美的声音于此刻却这般凄厉,海未只有紧紧抱住少女。不知何时,泪水也沾湿了小鸟的银发。

皓月千里,照耀着相拥的两人,那热烈地拥抱,宛若将对方拥入自己的身体,就这样一直,一直结合在一起。



……



秋月春风交替如梭,亦如王朝的兴衰转瞬,爱情的喜怒无常。唯有绚烂的樱花亘古如初,在枝头淡然绽放,闲适地观照着滚滚的红尘,和树下遥望远方的女子。手执褪色的彩笺,清秀的字迹一如往日深宅中的波澜不兴,那是终究不及交予相思者的心意:

“卿弯弓利剑飒爽英姿尽显园田武士雄风,霓裳舞曲疾回百转倩影历历吾前。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忆往昔,青丝齐腰难掩皎月雪肌,含羞颦蹙不拘倾世容颜。念卿莞尔不过黄粱一梦,余惟愿孤执笼影,遥见伊人踟蹰回旋,剑器浑脱。承卿一句此生诺。”

天朗气清,圣洁而孤清的光晕笼罩着女子,呢喃之声不绝于耳,四散的樱花将粉红的微光映射在银丝之上,终日朦胧的泪眼似乎依稀望见远山,那海色的身影……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