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一卷 第八章
小鸟轻轻拉开海未房间的和纸门,端着一盘晚餐蹑手蹑脚地进入房间,虽然没有点灯,周围较为昏暗,但她依稀看清房间的布局。明明是花季少女的闺房,却丝毫体会不到芬芳的体香,取而代之的是榻榻米的草木气息,偌大的房间几近空无一物,唯有陷入墙壁一侧的花瓶尚有几枝樱花,和对面悬挂的箴言“精神统一”苍白地点缀着。而房间中央传来的细微喘息为昏暗的房间带来了一丝温暖,恰似洞穴中的迷途者仰望时发现岩壁上矿石发出的星点光亮,微弱却充满希望。

海未躺在绢面被窝里,把头撂在枕上。嘴里吐着热气。从短短的发际一直到耳根之间一片绯红,皮肤奇薄,简直能够透视内部的纤脆的玻璃体组织似的,浮动着青筋。口唇在昏暗的光线中也现出绯红的颜色。从嘴里吐出的气息,那声音仿佛是这位少女还不知人间苦恼的严峻性,而在嘻戏地模拟着一种苦恼唱出的歌。

长长的睫毛,还有善于闪动的纤柔的眼睑……小鸟望着这张睡颜,心里明白,今天晚上自己是睡不着了。

也许是几日未进食,海未循着香气睁开明眸,仰望着天花板。在她这样湿润的眼睛的凝视之下,尽管一切的一切都同往日并无不同,但她还是迷蒙地望着小鸟的笑颜。海未像是感到有点热,要把自己光润微红赤裸的臂垫到后脑勺去,小鸟这才为她向上理了理薄棉睡衣的领子说道:“这样会感冒的呀!”

听到熟悉的声音,海未这才从远方找回丢失的记忆,起身说道:“小鸟,你怎么在我房间里,刚才好像在浴室里一起洗澡,对你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浑浊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海未的双颊也一点一点微红,娇艳欲滴让小鸟食指大动。

“海未亲你饿了吧,来,我喂你吃饭!”说罢,端起碗筷,凑上前来。

海未顺从地张开口,品尝到的不只是食物的滋味,而是满口的甜蜜、幸福,化作雨露滋润着这青春洋溢的躯体。不知属故意的还是无意为之,小鸟将几粒饭粒粘在海未湿润的嘴角,然后伸出娇小诱人的舌头,舔净了那点缀玉肌的洁白,然后娇羞地望着伊人,细细品味嘴角的甘甜。

海未在这极短的动作里也只是稍稍颤动,便换上了宠溺的笑容,硬是将小鸟揽入怀中,在耳边低语:“都已经是恋人了,比起晚餐,我更想吃你……”

小鸟半推半就地伏在她的胳膊里,闭上眼睛,那美丽的神态真是无法比拟,静静地躺在被窝里感受来自恋人的体温。她那张优美的线条组成的面庞,即端庄又充满一种放纵的情调。那口唇的一角适度地向上翘着,使海未急切地想借着微光看清那迷人的微笑。海未审视在怀中那半掩在银丝里的耳朵。只见那里呈现着极其精巧的形状,泛起淡淡的红润,犹如幻梦中的小巧玲珑的珊瑚佛龛,深藏着一座小小的佛像。难道说那深邃的耳朵里是小鸟的心吗,抑或是那颗心正藏在小鸟那微张的嘴唇中,湿润闪光的皓齿里。

小鸟似乎不让海未再把自己的脸端详下去,而主动凑上前同海未吻在一起。两人似乎都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幻影,正超脱肉体静静地在半空凝视着绝美的二人。

原本清冷的房间此刻宛如百花齐放,洋溢着令人窒息的芳香气味,压抑了少女的不安,褪去了离别的苦痛,就这样一直,一直,紧紧相拥。

庭院内柔和的月光托起盛开的樱花,沐浴着朦胧的水汽,晕开银白的微红,静静地见证那爱情的华美。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