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一卷 第七章

“对不起”海未终于松开了紧贴的双唇,流下了武士禁忌的泪水,“小鸟,我不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待我的,只是我不能违背自己的内心……我好喜欢你,我只想一直和你在一起,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小鸟,真的对不起……”

虽然没有等待,没有迟疑,那一瞬海未依旧觉得是那般漫长,冰冷的雨点似乎要将微微颤抖的自己击倒。

然而之后,在雨水与泪水的遮蔽下,海未依稀看到了小鸟甜美的笑容。

从海未怀中抽出双手,轻轻环抱住那修长的脖颈,额头相贴,鼻尖相触,温暖的吐息带着樱花的香气:“海未亲,我也最喜欢你了……”

……

世界只剩下连成线的细雨,笼罩着晶莹雨幕中紧紧相拥的二人……

——————

雨水顺势滑入海未的后颈,不禁在小鸟温暖的怀抱里打了一个寒颤。

小鸟宠溺地说道:“海未亲,要不我们一起洗个热水澡吧。”

“啊?”海未楞了一下,冰冷的脸颊迅速升温随即说道“这样不太好吧……”心理却是一阵悸动,这才感觉到小鸟胸前的柔软,脸颊红的像要滴出血来。

“嘻嘻,海未亲还是老样子呢,现在我们可是恋人了,你可不能这么无情”小鸟故作生气的说到。

是啊,现在我是小鸟的恋人,恋人之间……

看向小鸟那处丰满,一股热血冲上海未脑门,松开怀抱,一把抓住小鸟的手,底气不足的说道:“说的也是,不一起洗的话会感冒的……”

——————

雾气蒸腾的浴室内,海未在屏风后不知所措地来回踱步:怎么办,怎么办,居然脑袋一热真的和小鸟进来了,现在如何是好!

“海未亲,你怎么还不进来,水温刚刚好!”小鸟的声音在湿漉的空间里回荡,显得更加具有诱惑力,仿佛将海未的灵魂都就此勾走。

“就来!”海未听到那声音,怔怔地向浴池走去,如着魔一般。

一只玉足踏入热水,才稍稍清醒过来,蒙蒙雾气中看到小鸟迷人的背影,暖流经过海未的全身,这时候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闭上眼睛将身体浸入热水,略显僵硬的坐在小鸟身边。

手臂似乎触及到什么比热水更加温暖、更加柔软的东西,而这种压迫感愈来愈烈。刚入浴池不久,海未头上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耳边突然响起那般天籁“海未亲的皮肤好好呢!”身体又是一颤,海未慢慢地睁开双眼,雾气渐散,只看见小鸟依偎在肩头,一脸期待地冲着自己微笑,只得开口道:“……啊,第一次见小鸟你散发呢,也是很好看呢……”

小鸟不满地嘟着嘴,双手抱胸。

失去了身边那份柔软,海未一下子慌了神,又见到小鸟双手托起的丰满,用细如蚊哼的声音说道:“胸部……”

“什么?”小鸟似乎没有听清,依旧是那副笑容,“海未亲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胸部,小鸟你的胸部很柔软。”海未略微提高声音说。

“啊啊,海未亲真是的,一开口就说胸部,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小鸟捧着脸颊,故作娇羞地说道,那软肉失去了手的支撑,随着小鸟的呼吸在水中起伏,可爱的粉红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刺激着海未的神经,“那么,海未亲你想摸摸看吗?”

狡黠的坏笑下,海未颤抖的手不受控制地伸向那梦寐以求的柔软……

“嘤……”一触即那细腻的沉重,一股浪潮从海未的指尖荡漾开来,冲垮了每一根神经。那种触感似乎震撼了灵魂深处的记忆,温暖而又柔软,让海未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毫无意识地停滞在此刻,回味这幸福的感觉。直到小鸟不禁发出了一声娇喘,才条件反射地缩回手来。

“只有海未亲摸我太不公平了,我也要!”一双手探上海未精致的胸部,毫不怜悯地揉捏着那可爱的软肉,小鸟偶然抬头,海未已经还无招架之力地瘫软下来……

——————

侧厅内母亲对着方才出浴的小鸟说:“小鸟啊,阿海这几天精神很不好,刚才洗个澡还晕倒了,正好这天也下着大雨,能不能麻烦你在这里过夜,顺便陪陪她?”

小鸟自然满口答应:“放心,母上大人,我一定会‘照顾好’海未亲的。”

海未的黑暗房间里,渐渐氤氲起一股甜蜜的气息……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