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一卷 第六章

“看到了那样的梦,梦见有人牵着我的手,对我微笑,但我的心不知为何一直扑通扑通地跳。睁开双眼,月亮还是与往常一样,明明是那么美好的梦,却让人心痛,我不会流泪,因为我一点也不会寂寞。连在梦里所见的笑容,也被冻结了,我不会流泪,因为我是个冷漠的人,无论在怎么寂寞,再怎么眷恋,我也不会流泪。

当我对梦中人微笑的时候,她却消失不见了,残留在心里的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高兴?悲伤?寂寞?有谁能告诉我吗?

连在梦里感受到的温暖,也都被冻结了。连祈求梦境成真的心灵,也都被冻结了。有谁能听我说吗,难道我也是孤单一人吗?有谁能陪在我身边吗,有谁能给予我温暖吗?然后永远那样下去,将我的身心融化。”

不知多久暗无天日的生活,我似乎就此一睡不醒,就这样堕入梦境之中。

“小海,起来吃点东西吧……左山家又送东西来了,公子想亲自见见你……”母亲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轻声说道。

我翻身背着门口,无力撩起凌乱的发丝,就在那阳光也照不到的角落,有着挥散不去的阴霾,侵蚀着我的一切。

“不见!告诉他们我生病了,等他们走了我再去吃饭!”虚弱的声音雕刻出坚定不移的意志,这是我作为一位手无寸铁的武士向追兵发出最后的呐喊。

……

寂静

周围虽然始终有着春风摇动樱树叶的悦耳声调,我的世界却是如此寂静,仿佛时间都静止了,空气都凝固在父上说完婚事的那一瞬,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婚事那么抵触,就是感觉心底翻涌起一股抵触,让我浑身无力,茶饭不思。

房门又被拉开了,零落的雨声撕开了我沉寂的空间,背着身子,我不耐烦地说:“不是说不见了吗,饭我等一会会吃的!”



“海未亲!”



一声惊雷顺势冲入我的耳膜,但我依旧从那声春雷中辨别出了挚友的甜美声音,不知是在雨中的缘故或是其他,那声音带着哭腔。

我浑身都在战栗,不是因为惊雷,而是那久违的声音。

奋力支撑起虚弱的身体,我转身看到了雨幕中闪动的银翼,小鸟就站在那里,即使双手撑起了一把和纸伞,穿过我家拿到长长的回廊,和服还是湿透了,往日神气的刘海也贴在额头上一蹶不振,就像一只被雨淋湿的雏鸟,那般孤独无助。

“海未亲,你三天没来上学,连妈妈都没消息,我好担心……担心你……”话没说完,小鸟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我丝毫没有犹豫,奋力踏出房门,紧紧抱住在雨中的小鸟,春雨还是那么冰冷,就这样打在我的脸上,当我的身体触及到那同样寒冷的躯体时,一股电流从脊椎升腾起,仿佛与天空的闪电交汇,将我击穿。

随后的惊雷惊起了我怀中啜泣的小鸟,这么说我还是第一次离小鸟这么近,望着雨幕中朦胧的泪眼,仿佛蕴藏着星辰大海,甚至能感受到她轻柔的鼻息。但此刻,我的内心是如此明净,甚至感受到了自己那坚毅的眼神。

“你瘦了。”小鸟良久后轻声低喃。

我伸手捂住了小鸟欲言又止的嘴,低头探向怀中少女的耳朵,低吟:

“对不起。”

……

又是一道闪电,将天空都照得亮如白昼,透过我沾满雨珠的睫毛,我看见了怀中伊人闪烁着群星的明眸,和那被我占有的温软的双唇。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