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一卷 第五章

“呐,海未亲你知道吗,我有喜欢的人了……”

赏花会结束后两三天,学堂又恢复了课程。海未兴致勃勃地提早赶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洗去了二人的尴尬,今天便要向小鸟讨要一点赞扬,算是辛苦表演为数不多的收获。

而刚步入房门,便听到小鸟偏着头,眼神迷离地望着庭院,好似向自己倾吐的肺腑之言。

海未眼中的光芒顷刻间黯淡下去,强挤出一副极不自然的笑脸,接着话题:“哦?是吗?”脑海里快速闪过前日里一张张所谓英俊的面孔。

小鸟缓缓转过头,却没有直视海未的双眼,以至于无法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什么,“他很优秀,家庭环境也很好,不知道他会怎么回复我的心意。”

“你这么优秀,谁能娶你真是他的福气。”海未机械地说出了安慰的话,每说一个字,心里都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原本平缓的语气也变得飘忽起来。

而小鸟好像没有注意到旁人的忧郁,一扫先前的低沉,眼中闪烁着兴奋,握住海未的手:“真的吗?”

海未依然保持的僵硬的微笑,扬起的嘴角抑制不住抽搐,声音也在微微颤抖:“小鸟,看你之前那般深沉,想必是很喜欢他吧…”每个字都浸透着莫名的愁苦,一字一句的从少女口中吐出。

随后小鸟兴高采烈的倾诉都被海未阻隔在外:

为什么小鸟追求自己的幸福,我的心会这么痛?

难道我真的这么自私,担心唯一的挚友疏远自己?

——————

放学后晕晕乎乎的海未拒绝了小鸟的午茶邀请,拉着母亲就要回家,自然没有注意到小鸟失落的神态、母亲紧蹙的眉头。

——————

回到家,失神的海未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异样,木讷地往房间走去。母亲伸手拉住女儿的手,示意她去正厅见父亲大人。

正厅内

正座上父亲正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相谈甚欢,海未轻轻拉开房门,小步上前恭敬地跪下行礼:“父上大人,贵安。”

“嗯,海未你先别退下,坐在旁边等一会儿,我有话要和你说。”父亲露出了少有的微笑。海未却凭直觉敏锐地捕捉到一丝不祥的气息。

“园田大人,令女家教甚好,能下嫁到寒门真是蓬荜生辉啊!”黑色和服的陌生中年男子向父亲作揖道。

“左山大人言过了,小女能嫁入您这般豪门才是三生有幸啊!”

言罢,两人相视大笑。

短短几句对话确如惊雷炸醒了海未,顷刻间万千思绪涌上心头,都汇成一个声音:

“我还不能嫁人!”

就在海未瞪大眼睛愣神之际,父亲转过头说道:“海未,你也到出嫁的年纪了,我帮你物色好了合适的人选,下个月有个良辰吉日,你们尽快完婚。剑道学业什么的暂时先放一边。具体事宜你母亲和你说,先退下吧。”

也许只有那么一瞬,海未心里却真真正正燃起了抗争的火焰,张口欲言。但父亲不容置疑的眼神顷刻间就刺破了海未的决心。

在这里

父亲就是规则!

父亲的话就是真理!

父亲的行为就是正义!

海未心如死灰,贝齿紧咬着褪去血色的双唇,欠身退出了正厅。

——————

屋外

连自己都不知是如何支撑着走出房间的,只记得出来后天地一片灰暗,眼前一黑便瘫软在木走廊上。

母亲连忙扶起晕厥的海未回房间,替她换好睡觉的便服,又小心翼翼地安置在被子里,才跪坐在身边,俯首叹息。

“这就是命运啊。”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