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一卷 第二章

只见少女齐腰的银色长发在头上盘成了复杂的发髻,淡绿的和服勾勒出傲人的身材,仙女般的面容更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海未不禁看得痴迷起来。

而少女也发现了母亲身后的海未,舒展着有如春阳的微笑,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南小鸟,叫我小鸟就行了,你呢?”琥珀色的的双眼扑闪着诚挚的光芒。

一串莺歌软语般的询问硬是将她从出神中拉了回来。

“贵安,我叫园田海未,请多指教。”海未还以真挚的微笑,心中默念了几遍小鸟的名字。

不等母亲们开始叙旧,小鸟便迫不及待地拉着海未的手走进学堂,双手接触的瞬间,海未感到仿佛一股电流从指尖一直流入心脏的最深处,手心传来的温暖与柔若无骨的触感让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从小甚至没有接触过母亲外的其他女性。一见面便如此亲昵的小鸟让海未大为羞涩,不经意间默默低下了头,只露出脖颈一抹好看的粉红色。

一路耳边只有小鸟的燕语呢哝,向自己介绍着学堂的身世。虽然思绪飘忽,还是接收到不少新鲜的消息,小鸟家祖辈均为遣唐使,西渡前往大唐学习。也正是如此,至小鸟这一代,已经积累下了相当的财富与书籍。看到墙上挂着的大唐诗画,海未暗暗称奇。

见小鸟身世与自己如此相似,海未对面前的少女更增添了几分亲近与好感,不再如此拘谨,夸赞起开始便萦绕在耳边的声音:“小鸟,你的声音很好听呢。”小鸟愣了一瞬,温柔的笑容透露出一丝狡黠,随即回答道:“海未亲的声音才好听呢,这么成熟性感。”

“海未亲”三个字在脑中碰撞回旋,海未双颊顷刻间便似饮酒一般通红,一半是对如此亲密的称呼感到害羞,一半是为小鸟这般亲近自己感到高兴,恍惚间两人靠近了不少,空气中氤氲着幸福的气息。

待两人比肩跪坐,学室的门也被缓缓拉开,不出所料来者正是小鸟的母亲,脸上兴奋的红晕似乎还未褪去,眼神还透露出难以掩饰的狂喜。

——————

课堂上,陌生却亲切的汉字勾起了少女浓厚的兴趣,课程是那么充实短暂,加上两人本就冰雪聪明,第一天学习便已将文字融会贯通。

日暮西山,海未和母亲向南小鸟家告别。可谓是“相见时难别亦难”。直至夜幕降临,海未才强行拉着母亲赶回宅邸。

到家拜见过父亲,梳洗完毕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有遵从母亲的叮嘱:从今天开始学习日本舞,而是早早地钻入被子,呼吸着新制榻榻米独特的草木香气,回忆着一天内发生的种种。海未用被子埋住口鼻,无所事事地望着头顶木梁的痕迹,似乎是小鸟的剪影,翻身望向和纸窗,池塘倒映出的粼粼月光又是小鸟的笑颜。甚至眼睛一闭,满脑子尽是银发少女的音容笑貌,好不容易逼着自己入睡,却又自言自语道:“小鸟也太大胆了吧,一见面就牵手……”回味着两人之间短暂而美好的的接触,笑容又不自觉地爬上海未的睡颜。

伴着初春草间昆虫的交响曲,渐渐沉入睡眠。

无言的银莲悄悄地在少女的梦境里播下了爱的种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