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山若手

仁义礼智信

流樱百世缘

第一卷 第一章

平安年代

细雨萧萧,绵长柔软,轻拂在含苞待放的樱花上,滋润着带来幸福的花神。雨幕中的长廊,跪坐着一位身着海蓝和服的少女,褐色的双眸恰若园中深潭,在雨中浮动出阵阵涟漪,如此深邃,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一丝迷惘。

“小海,快去见父上,明天起你就可以去学堂读书,不必一直在家里练习剑道了。”仓促而柔和的话语,伴着一只手,轻轻拭去海未发丝间的雨珠,手的主人是一位成熟美丽的女子,同样披着齐腰的海色长发,便是母亲。

关于此事,这位即将成年的少女也有所耳闻,天皇凭借父亲一众武士的力量平定了叛乱,实施了改革,女子便从此可以接受教育。

自海未出生就追随天皇左右的父亲,在平叛中立下赫赫战功,衣锦还乡,带领园田家搬至京都的这座大宅。精致的水榭亭台、点缀初春的樱花象征着一个家族的兴起。

待母亲吩咐完,海未立即起身去见父亲。正屋内,跪坐着一位英武的男子,叮嘱了几句,便让退出房间。

自幼便和母亲同住,海未见过的男性屈指可数,更别提搭过话的了,以致于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和父亲相处。转念想到幸亏可以去学堂上课,没必要每天见到父亲,不觉松了口气。

“要是世界上都是女孩子该多好啊!”海未在心中呐喊道,严格的家规迫使她将希冀与不安深埋在心底。

翌日,海未起得很早,虽然昨晚被兴奋与憧憬折磨了一夜,父亲定下的早课还是不能违反。梳洗整理之后,向父母道过日安。踏入新家的道场,呼吸着沁人心脾的松木香气,换上轻便的剑道服。

自幼练习剑道、弓道的海未,身材在同龄人中绝对称得上佼佼者。深居简出使肌肤更加白皙,蕴含着少女青春的光泽。宽松的裙裤遮掩不住修长的双腿,一双隐隐约约的玉足让人垂涎不已。玉葱般的纤指轻拉腰带,缚紧柳腰,却突出了胸前少女特有的青涩,显得十分匀称可爱。

撩起拢在衣领中的长发,盘成一个简单清爽的发髻,一位英姿飒爽的少女便立然眼前,一举一动又散发出大家闺秀的温婉雅致。

接着便是剑道的练习。

“面!身体!……”屋内回荡着有力的呐喊与竹刀的破空声。也只有此时,自己才能自由地将抑郁的情绪倾吐出来。

已然上午过去一半,海未擦洗去身上的香汗,换上了轻便的淡蓝色和服。最后问候父亲,在母亲的陪同下离开了宅邸。

渐渐离开幽静的宅邸,心头依旧萦绕着不安,学府真的都是女孩子吗?我从来没有和陌生人交谈过,她们会接受我吗?眉头不禁微蹙,母亲望见海未紧张的神情,一切便了然于胸,默默无言,只是轻轻握上了海未的手。

微微一怔,便就势靠近了母亲。

母亲的手在常年持剑,搭弓的情况下依然那么柔软,嗅着母亲身上淡淡的樱花香气,躁动的心也随之平静下来。

初春的暖阳洒在一路无话的母女身上,碧空之下,两人背影是如此静谧。

……

不久,便临近学堂,门前一位和母亲年龄气质相仿的女子亭亭玉立,遥见两人走来,竟放下矜持的身段,惊喜地挥手迎来。见母亲眼中露出少见的欣喜,只得放手。快步与女子紧紧相拥,相顾无言,涕泪横流。

海未依稀记得自己年幼时,母亲常邀一名女子来家中做客,偶尔还带着一个女儿。但由于战乱,园田家几经搬迁,联系在几年前就中断了。

无法理解他乡遇故知之欣喜,海未移开注意环视四周,忽见门内少女的背影,而那名少女似乎也被门外的动静惊动,有道是“暮然回首,望尽灯火阑珊。惊鸿一瞥,缘结余生红尘。”

便是这回眸,牵起了两人命运的红线。

评论

热度(9)